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阁香港马会开奖 > 鹿 >

着调Indie 鹿先森乐队或许他们活出了你我不敢尝试的样子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鹿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不知何时起,阳历跨年成了一种仪式,人们呼朋引伴去派对欢闹,起初的几年间还激情澎湃,可是你或许越发体会到新年到来之时的狼藉——拥堵的街道、打不到车的人群、冷风与汗水交织的油腻和凄凉……你总是用疲惫迎接新的一年。

  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越发清醒的我们宁愿疲惫,仍要夺门而出义无反顾?鹿先森乐队的演出,或许可以带给你这种满足。今年12月31日,鹿先森乐队将在广州乐府Livehouse表演。

  今年8月22日,李宇春在“野蛮生长”巡演北京站唱了一首《春风十里》,据报道记载,当她唱到“我说所有的酒都不如你“一句时,敞开双臂,镜头扫过她的脸颊,分明挂着两行泪痕。

  这首《春风十里》便是鹿先森乐队在2015年10月发行的单曲,李宇春用这首歌来抒发自己一路打拼的万千思绪,没去现场的歌迷们在网上找着音源视频,是什么样的歌曲让李宇春共鸣落泪。

  “承蒙李宇春老师错爱,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专辑巡演。”鹿先森的好友小付这样告诉着调。

  鹿先森乐队用5000多位网友众筹的30多万块钱,制作发行了处女作专辑《所有的酒,都不如你》。其中大热单曲《春风十里》已在网易云音乐收获了62700余条评论,对于一首单曲十分罕见。此外,专辑里的《很久以前》、《失眠》等歌曲都登上了过网易原创音乐榜的冠军。这支乐队的知名度正急速蹿升。

  过去的一个月,北上广新专巡演随之展开,名不见经传的鹿先森,所到之处都能引来大批歌迷捧场。鹿先森6位乐手,大部分都有自己的工作,他们中除了主唱倍倍是个本科,其他人都是硕士博士;他们其中有建筑设计师、结构高级工程师、景观设计师、给排水设计师,在各自领域都有所建树;他们有几个人还是一个单位的;有的人加完班来排练,有的人演完出去加班……

  其实,他们的样子就是你我身边的朋友、同事,这个奇妙的组合,就借着首张专辑出道了。

  乐队名片,从左到右:鼓手PP、主音吉他二胖、贝斯李斯、节奏吉他杨博士、主唱倍倍、键盘冰冰

  鹿先森乐队,乐队全体团队一共9个人——乐手6个:鼓手PP(田芳茗)、贝斯手李斯、主音吉他董斌、节奏吉他杨博士(杨松霖)、键盘冰冰(董荔冰)、主唱倍倍(郭倍倍);经纪人杨朝嘉、助理lisa、制作人李卓;明年团队还会加入调音老师。

  专辑名早在2015年8月《春风十里》这首歌发布的时候就已经定了,“所有的酒,都不如你”取自这首歌的歌词。倍倍回忆,他们曾经也考虑要不要给专辑换个名字,最终还是遵循了当时的感觉,“因为很多时刻的感觉用什么都换不回来哈,还是第一感觉重要点。”

  贝斯李斯推荐《Time》,这首歌是最能表现时间感的,因为写的早,创作过程还历历在目。

  键盘冰冰推荐《很久以前》,录音时候钢琴部分录的很艰辛所以很难忘。专辑歌词也是她写的,歌词最多的一首哈哈。

  主音吉他董斌推荐《晚安》,因为是他自创自写自录的曲子,算是董老师个人第一首正式发型的纯曲子。

  节奏吉他杨博士推荐《愿长夜里有人陪你说话》和《失眠》,一首因为和声部分练习很久,一首因为也注入了很多自己的情感。

  《所有的酒,都不如你》采用了一只鹿茸残缺的鹿头作为封面主图,配以银白色的纯净色调,主唱倍倍称之为“高级灰”。专辑设计总监为韩潇,身在北京的鹿先森,与身在上海的韩潇隔空设计着专辑的设计细节。

  “专辑的色彩其实就是我们音乐的一个核心感觉,冷静、不燥、干净。”专辑从视觉到听觉都追求调性统一,主唱倍倍说:“没有比这种高级灰的颜色在意识上更贴近鹿的音乐了。残缺的鹿角所代表的也算是一个意向的东西吧,就想歌里所说的,没有事情是完美的,但残缺才是高级的完美,悲欢离合都不是纯粹的完美,但生活本该如此。”

  他们会表演很多未被收录到专辑里的作品,很多听众大概是第一次听到这些歌。主唱倍倍觉得最过瘾的歌,也没有收录到这张专辑里,但广州跨年的现场,他们会表演,他说:反正很过瘾!

  “能见到很多好久没见的朋友 ,能相遇更多新的人,这才是咱们相聚的意义所在。”主唱倍倍这么看待演出的意义。

  倍倍:还挺难形容的。鹿的音乐有几个关键字吧:温暖、冷峻、平静。这几个关键字不是技术层面上的,我们也有能玩儿的起来的歌,只是在创作和表演过程中,都是以这种感知来完成的,甚至可以是说是一种私密的感知。也许和年龄有关系,不会有太多的拧巴的东西在,反而会对生活更多的理解和审视。风格定位倒是没想过,大家说啥就是啥吧哈哈哈。

  着调:其实《所有的酒,都不如你》整张专辑听下来,有很多意象,歌词充满浪漫主义气息,却一时无法理解要表达的是什么……你们乐队的每个成员怎么理解这张专辑要表达的什么?是不是你们中有人也不知道唱的是什么?

  倍倍:确实。鹿的每个人都是比较温和的,不急不躁不吵不闹,说话也总喜欢不直说,总体来说就是矫情哈哈。这也许就是我们作品的特色,有一点浪漫,有一点诗意,有一点温暖,不知道是好是坏,但好坏其实也不重要。很多事情都不用言说的太明白,说明白了反而会失去很多。特别是音乐本身就是一种感知的东西,有人喜欢直接的歌词,有人喜欢动听的旋律,都很好。鹿想要的是通过音乐和表达本身让朋友来体会,这可能跟性格也有很大的关系。每个人都会在音乐里体会到不同的东西,所以何必要太多的引导思维,应该相信自己听到的第一种感觉,那种音乐带给你的气息和力量,只有自己能知道。

  所以总体来说,这张专辑是一张情歌唱片。只是我们力图要表达的更多是一种大爱,一种超越小情绪之上的东西,生活里正在遭遇,或者终将结束的逃避不了的情感。面对这样的情感,平常接受就好。

  倍倍:金主真没有哈哈哈。这张专辑之所以能做到我们能力范围内最好的制作,主要是靠很多的朋友的支持,这张专辑我们用1年的时间在乐童音乐上众筹,最终得到了超过5000位朋友的支持,过30万的众筹金额,所以才可以有很多的条件来进行制作。

  同时我们的制作人李卓也是用尽全力来帮助这张专辑的完成。鹿再次非常感谢这一切。这张专辑就是一个新的开始,继续往前走才是意义。

  倍倍:乐队的收入有,但不多,主要来自演出,不过这张专辑的制作包括音乐会整体成本下来超过了众筹金额非常多,不至于赔本,但也不挣什么钱。所以我们基本是挣多少花多少哈哈。反正通过乐队挣的钱都是为了回归在音乐上的,这点我们非常有共识。

  倍倍:哈哈哈哈哈其实那些也不错啊。鹿先森这个名字主要因为我比较喜欢鹿,刚毕业的时候因为工作还养过一段时间的梅花鹿,不过我更喜欢的是北欧的那种麋鹿,驯鹿。经常对在雾蒙蒙的早晨,冷空气包围的森林中一头鹿看着我然后走掉的画面充满幻想。所以也想有些森林,本来想起一个英伦一点的名字,后来叫了鹿先森,当时备选也少,这个名字就一直叫了下来。

  倍倍: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哈哈。因为大家本身就喜欢音乐,也有不同深深浅浅的音乐经历。再加上做乐队之前我们几个本来就是很好的朋友,反正很多千丝万缕,基本上是共同在长大。

  着调:你们之中读书时都是学什么的?听说不是博士就是硕士,这个身份会不会成为你们作为气质独特音乐人的砝码?

  倍倍:我和冰冰在本科是一个学院的,北京林业大学的园林学院,她学景观设计,我学园艺。李斯和经纪人朝嘉也是林业大学的,他们读另外的学院,一个经济管理和材料。上学的时候我们组织了一个电声社团,现在13年了社团依然还活跃,我们都分别是这个社团的各界社长。杨松霖是实打实的博士,北航当年前三名直接保送英国直博,董斌在重庆读的硕士,专业就是建筑设计,pp也是英国留学硕士。只有主唱是本科没念硕士哈哈,此处应有个笑脸表情哈哈哈。

  这个问题其实已经被问及非常多次了。我们总结吧,这些学历对音乐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关联,但可能确实也是一个鹿的特点,可能能带给我们的是某种视野吧,就是某种思考观,念书久了,集体生活过多了,人就变的温和一些,可能对彼此之间的关系处理也会更成熟些吧。

  倍倍:也还都做着自己的工作,并且在自己的领域里也算是有些小有建树,毕竟年纪大哈哈。

  这一点我们还比较统一,目前还没有考虑过专职做乐队。之前我和李斯都做过多年的职业乐手,体会过职业乐手的生活。可能对目前的鹿来说不太合适,因为音乐在现在之于我们来说,更多是生活的平衡,工作和生活都是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部分,我们希望通过音乐来平衡更多我们工作中的压力,工作也会制约我们的膨胀,也能积累更多的视野和素材。如果目前把音乐作为专职来做,那么音乐对于我们就是生存了,既然是生存,那压力可能就会变大,音乐的出发点也会有些不一样,目前我们还不想这样,未来怎么样不知道,希望现在是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就好。

  着调:做乐队会耽误工作吗?你们录制专辑的过程是怎样的?还有演出排练,你们的时间是怎么分配的?

  倍倍:倒不会耽误工作,但多少都会有些影响,所以大家其实比较辛苦,因为加班很多,好多时候都是加着班中间来排练或者演出,然后演完出就再回去继续加班。不过这种辛苦倒是不累,因为音乐算很大程度上的休息和享受了。

  排练我们固定一周2-3次排练,都在晚上。演出大部分都安排在周末,大家都会把这些时间排出来,所以每次排练效率非常高,这点确实很骄傲。

  着调:天啊咱们的作词作曲倍倍同学为什么这么才华横溢?平时也是个张口就是诗的人吗?有哪些因素影响了你的创作风格?比如受谁的音乐或文学作品影响较多?是文学青年?

  倍倍是一个最矫情的人,热情,重情义,目标明确,坚定,但又有时候稀里糊涂的。总体来说是比较文艺的一个人,会体会特别深的伤感,会有特别兴奋的热烈,冷暖分明,并且常感孤独。喜欢所有好听的音乐和抓人的文字,最好还有些忧伤。因为高兴的事情大家都一样,只有忧伤的东西才每个人不同。

  着调:听说你们的平均年龄在30岁以上,你们中有结婚组建家庭的了吗?难道没有遭受生活和世俗的压力和负担?是怎样克服这些杂七杂八的烦恼,自由自在来玩乐队的呢?

  倍倍:目前有结婚的,有单身的,有恋爱中的哈。所有人都遭受过生活和世俗的压力,每个人面对这些东西都不同,总体来说就是越老越平静,最终还是要面对,所以何不从容和成熟一些呢。

  倍倍:我们不排斥任何适合我们的机会,也不排斥任何形式,只要是适合鹿的,我们都愿意尝试,这也是乐队发展和运营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这个看未来一步步走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吧,挺有意思的。

  倍倍:很高兴能被李宇春这样的认真的音乐人认可。有这个事情我们当然很高兴,但也没有太多的兴奋,能和不同层次的音乐家们合作,能相遇很多人,对鹿来说都是好的事情。希望我们还是能保持真挚之心,做真诚之事。

  倍倍:引用一句我们经纪人朝嘉的话:“知足且知不足”。可能这条路就没有胜利这俩字儿吧,更没有果实了。只能说这阶段我们完成了我们的目标,自己还算满意,但还是有很多不足,马上开始的下一个目标想做得更好。做乐队的目标是希望能活得像自己。

  着调:你们接下来还会出专辑吗?对未来的发展有预期吗?比如火不起来就不再做了什么的?或者即便不火也要一直追梦?

  倍倍:明年还会继续发布单曲,在准备好了就再继续发行新专辑。火不火其实不重要,火了有好处有坏处,所以还是要心态摆正。追梦也有些大,就是保持希望,踏实生活,像歌词里写的,接受生命里所有的悲伤与爱,尽人事知天命,保持平常乐观的心。

  倍倍:最享受在舞台上的时刻,彼此相对的眼神,和台下一张张脸庞。这些东西都是美妙的。每一次这种时候,我们都当最后一次来享受。说烦恼可能就是希望能演得再好点,大家少弹错点,主唱走音再少点哈哈哈哈。

  倍倍:2017年鹿先森将启动全国巡演,目标20个城市,希望能走到更多朋友身边,我们相遇,我们唱歌,我们聊天,吃各种城市的美食。还会继续发布新的作品,希望有更多好玩和美好的事情在等着我们发生。希望所有人都身体健康,生活平静而喜乐。

本文链接:http://goa-house.net/lu/6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