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阁香港马会开奖 > >

中国的吃梦人和貘如何被日本人合并在了一起又传回了国内

归档日期:06-29       文本归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日本奇幻文学大家梦枕貘花了十多年时间写成了《妖猫传》,传中日本人间国宝空海禅师和中唐大诗人白居易携手破了不少案子。梦枕貘用这部书向自己梦想的盛唐致敬。说起来,他的笔名中的“貘”,和白居易、空海还真有些联系,前者使用过这一意象,而后者……谁知道貘从中土传入日本,不是由空海带去的呢。

  据说白居易头风病犯了,就请画师在屏风上画貘。这是唐人的习惯,认为貘有驱邪之功,貘的皮做成垫子和寝具可以祛病,画在屏风上则可辟邪。过了不久,白居易的头风病果然见好,于是作《貘屏赞》:“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于南方山谷中。寝其毗辟瘟,图其形辟邪。予旧病头风,每寝息,常以小屏卫其首。适遇画工,偶令写之。按山海经,此兽食铁与铜,不食他物。”

  这段文字透露出几个信息。一者,貘的样子真是古怪,象的鼻子,犀牛的眼睛,牛的尾巴,老虎的脚爪,倒有几分像食蚁兽,但食蚁兽远在澳洲,绝不会无故跑来给中华儿女辟邪。长成这样的动物,还有什么呢?参考其他信息,大概可以判断是出自四川地区的某种类似熊的动物。

  《说文解字》中说:“貘,似熊而黄黑色,出蜀中”,《尔雅》“郭璞注”曰:“似熊,小头痹脚,黑白驳,能舐食铜铁及竹、骨。”有人据此描述,将现实中的一类动物命名为貘,比如马来貘,但似乎和文献记载有所差别,不是一回事儿。《山海经·西山经》中的记载太过玄幻,已经辨不清本来面目,所以白居易所见的貘究竟如何,不得而知。我猜他并没见过实物,不然何不用貘皮作枕,何必用小屏风遮头那么麻烦。

  二者,唐时并不认为貘可食梦。白居易说得清楚,貘是食铁与铜的,郭璞又为貘添补了几种食材,是竹与骨。铁、铜、竹、骨,若梦是这几种材质,那睡眠想必是一件极端可怕的事了。显然,食梦者另有其人。

  《唐六典》中的一句话破了案。卷十四记载了驱鬼的仪式,方相氏在其中要唱颂十二神来驱鬼,这十二神是谁注得很清楚,是甲作、胇胃、椎伯、腾简、揽诸、伯奇、强梁、祖明、委随、错断、穷奇、腾根。十二神驱鬼的方式是“吃”,其中专门吃噩梦的是“伯奇”。这不是唐朝人的发明。杜佑写到的这十二位凶神,至今在傩文化中还有所见,其根源远比唐早得多,在《后汉书·仪礼志》中就有“雄伯食魅,腾简食不祥,揽诸食咎,伯奇食梦”,这也是十二位神中有正式出处的四位,其余八位待考。

  伯奇是什么来头呢?相传西周宣王时,朝中有大臣名叫尹吉甫,出身兮氏,全名为“兮甲伯吉父”,甲是名,吉是字,伯表排行,父表性别。尹吉甫非常有名,有一件青铜器提到过他,就是兮伯吉父盘。此盘宋代时出土,民国后遗失。

  尹吉甫有个儿子叫伯奇,其母早亡。尹吉甫续弦,又生一子,名伯封。天下的母亲都是一个心思,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成为继承者,郑庄公的事儿想必耳熟能详了。伯封的母亲和郑庄公的母亲做法都一样,吹枕边风,不过伯封的母亲更豁得出去,她跟尹吉甫说伯奇看他的眼神怪怪的,不像儿子看母亲。那还能是什么眼神,尹吉甫又不傻,于是大怒。

  盛怒之下,尹吉甫犯了一个神话中的父亲经常会犯的错误——杀子。伯奇死后,化身为鸟,叫声凄切,尹吉甫幡然醒悟,射杀后妻。伯奇从此就有了食梦的能力。在有的记载中,伯奇没有死,还做了《履霜操》乐曲抒怀,也有的记载中写道他的继母还利用蜜蜂来导演了一出“伯奇脱继母衣”的戏,具体情节就不描述了。总之,伯奇才是根正苗红的食梦者。

  为什么如此而死的伯奇获得的能力是食梦,不得而知,但他的这一人设,的确是秦时就有了。在睡虎地秦简中的《日书》甲种当中,描述人有噩梦,醒来之后祈祷用以破除噩梦。这段祈祷词说“某有恶梦,走归豸今立奇之所。豸今立奇强饮强食,赐某大富,非钱乃布,非茧乃絮。则止矣。”这里的豸今立奇很可能与伯奇有关。敦煌卷子中的白泽精怪图,在提到人做了噩梦之后的祝词当中,也有提及“伯奇”:“伯奇伯奇,不饮酒食肉,常食高兴地,其恶梦归于伯奇,厌梦息,兴大福”。

  伯奇和貘,被混为一谈,就有了梦枕貘。但有一点很有趣。按照日本第一本百科全书《和汉三才图会》记载,貘的形象和唐朝时白居易所记如出一辙,而比《和汉三才图会》年代稍晚,十八世纪中叶的妖怪画师鸟山石燕在其四部妖怪画卷——《画图百鬼夜行》、《今昔画图续百鬼》、《今昔百鬼拾遗》、《画图百器徒然袋》中,都未收入貘。到了十九世纪,“妖怪学博士”井上圆了的《妖怪学全集》中,同样没有把貘算作妖怪。

  伯奇和貘被搞混,究竟是何时发生的呢?大约是很晚近的事了。小泉八云在一九零二年出版的《骨董》一书中写过一篇《食梦貘》的故事。“我”做了一个噩梦。在梦中,“我”的灵魂脱离了身体。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床上的身体突然动起来,呻吟着撕咬着“我”。“我”惊恐万分,手中不知何时多了斧头,“我”砍倒了尸体,从梦中惊醒,看到身边出现了貘,“我”请求它把噩梦吃掉。貘却说,它只吃噩梦,而“我”做的却是一个好梦,这个梦象征着将自己的魔性砍除。说完貘便消失在茫茫夜色中。貘可以食梦,大约就是十九世纪晚期才流行起来的说法吧。

  关于食梦之事,有一条材料非常有趣,虽然与貘无关,不妨补记在这里。同治十年,王闿运进京会试。在此期间,宴饮无虚日,其中有一种埋单的方式非常奇特,叫做“吃梦”。举子们在发榜前,总是要大肆聚会,去的人都不带钱包,胡吃海塞一番后,拍拍屁股走了。谁来埋单呢?待到发榜,在座中有中了举的,由他们来买。因为这桌饭当时还不知道是谁请的,像梦见吃饭一样,所以叫“吃梦”。因为总有逃单的,还必须安排几个不参加本科考试的人作“梦神”,他们不用埋单,只要盯住谁在场谁中举就可以,做个见证。但若是这一场谁都没有中,那只好人人均摊酒钱,连“梦神”也不例外。

本文链接:http://goa-house.net/mo/12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