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藏宝阁香港马会开奖 > >

教书先生梦中的妻子原是一种叫食梦貘的妖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先生,净手吃饭了。”女子身长八尺,螓首蛾眉,正居高临下地瞧着谢意,脸上的表情怎么瞧都有些狭促,谢意嗅着饭菜的香味,只觉食欲大动,忙不迭洗了手,再打量自己身边身形高大的女子,心底不由有些疑惑。

  自己怎会娶了个如此......如此器宇轩昂的妻子?难道是因做了一手好菜,牢牢拴住了自己的胃?

  思及至此,谢意执了筷子就要去夹那色泽诱人的肉丸子,可筷子尖儿还没碰上,只见那丸子身形猛的暴涨数十倍,竟是化作一只吊睛白额虎,血盆大口带起森森寒意,直直朝他扑来!

  “啊!”谢意冷汗涟涟,大叫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额边都吓出了细密的汗珠,他心有余悸地下床,草草洗了把脸,满脑子却都是梦中女子的样貌。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了,自半月前的中元节过后,他几乎夜夜都会梦到这女子,从一开始牙牙学语的冲他挥舞小拳头,到垂髫,豆蔻,及笄,不过半月,女子的身形已经窜到八尺,在梦中时,自己甚至要抬起头才看得清她的样貌。

  倒像是在梦里过完了一生,谢意饶有兴趣地想着,匆匆吃完早饭,赶往城西的门馆去了。

  在街坊邻居看来,谢意这人什么都好,可就是不近女色,眼看已过了落冠之年,却仍旧是孤身一人。

  待到谢意披了满身月色回家时,惊讶地发现家门口站了个人,身姿纤细曼妙,瞧起来,似乎还是个女子。

  谢意小心走上前,正想试探开口,女子却听闻了脚步声,率先转过头来,冲谢意一笑。

  “你......”谢意惊愕地睁大了眼睛,满脸都是不可置信。“你,你不就是......”

  “正是在下!”女子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长睫如扇,眼中月色潋滟,分明是梦中的模样。

  “你可是被我的诚意召唤而来?”谢意走近了女子身边,仔细丈量了二人的身高,这才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你并不是身高八尺,不然,可就要相形见绌了。”

  女子被他逗的笑弯了腰,谢意只觉她顾盼生姿,眉眼都漾出一条星河来,活像是画中走出的人,一时竟看得痴了。

  “我叫...谢意。”说来奇怪,二人明明只在梦中见过,此时见了面,却觉得彼此都熟稔的不得了。

  楚淮一乐,再看谢意虽眉目舒朗,脸上却带着些懵懂,心里笑骂了句小傻子,只得叉起腰,佯装凶巴巴地瞧他:“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可以让我进屋了?”

  楚淮接过热茶暖手,正了神色说道。“坐下吧,我来和你讲讲这些时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也就是说,你是妖怪....食梦貘?因为被仇家追杀受了重伤,不得不入了我的梦疗伤?”谢意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是何人追杀你?还有,为何单选中了我作为....作为替你疗伤的人?”

  “得罪了皇帝呗。”楚淮毫不在意地说出了一个禁称,懒散吹去杯中浮沫。“妖族长老说的,在你这儿我会恢复的比较快,不过你也别害怕,我是好妖怪,吸人精气之类的事儿我们是不会干的。”

  见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被一语点破,谢意这才放下心来,又抬头问道:“你是因为什么得罪了皇帝的?”

  “这个现在还不能和你说,有些事情知道的太早,我...怕你有危险。”楚淮脸上染了红晕,几乎晃花谢意的眼。

  “那个,我能不能在你家多住几天?”楚淮欲言又止几番,终是支支吾吾地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在你身边,我恢复得很快,而且我最近住的山洞好像也被人发现了...所以...”

  “你住在山洞里?”谢意吃了一惊,很快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在我家住下吧,这里偏僻,不会有人发现你的。”

  第二日谢意醒来,楚淮已经做好了饭,热腾腾清粥配清爽小菜,吃的谢意浑身痛快,他叮嘱了楚淮不要乱跑,就收拾好书本匆匆赶往门馆去了。

  “公子,公子且慢。”道士已追了谢意三里地,见自己实在是追不上,不由得大声喊了出来。“叫我?”谢意环顾四周,疑惑地瞧着不远处那个累得气喘吁吁的道士“大师为何唤我?”

  道士见他站住了,两手撑着膝盖大喘了几口气,这才假模假样地咳嗽了几声,慢悠悠走近了谢意。

  “公子,我见你周身妖气冲天,想必是被妖物缠身了吧?公子最近可有半夜惊醒,盗汗,噩梦,体虚等状况发生?”

  谢意被他乌龟似的行走速度急得直冒火,又见他上来便一口一个妖物,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道长被谢意冷冰冰的态度噎了一下,一张老脸有些挂不住,只得讪讪地笑着掏出一龙纹缠金的玉佩:“那个...谢小友与我投缘,我便将这玉佩赠与你,待到夜晚睡觉时放在枕下,就可免受妖物侵扰.....”

  “道长的好意我心领了。”谢意约莫着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干脆地打断了对方的絮絮叨叨。“只是谢某委实用不上这东西,告辞。”说罢,他转过身,以比刚才更快的速度匆匆走远了。

  等到晚上谢意坐在桌上,只挑了些白日里有趣的事儿同楚淮讲了,瞧她乐的前仰后合,又想起了早晨那个讨人嫌的道士,便也三五句话和楚淮讲了。

  楚淮倒是拧起细眉思索了一会儿,可脑中的人都想了一遍,也没找到这号人物,只得挥了挥手,暂且把这件事放在一边,笑嘻嘻地凑近了谢意。

  “你...你是女孩子。”谢意悄悄拉开了些距离,生怕楚淮听到自己胸腔雷鸣般的跳动。“若是你没错,我却相信了那道士,岂不是错害无辜?更何况你并未害我,还...还给我做饭,反倒是那道士,一看就不是好人。”

  “你这小傻子。”楚淮忍不住被他身上那股正义凛然的劲儿逗乐了,又试探性地问道。

  谢意一愣,这才想起刚才进家时,似乎隐约瞧见几个人影,顿时哭笑不得地匆忙开了门。

  为首的老者倒也不恼,从容打量谢意半晌后,长袍一抖,就要俯身长揖,谢意大惊,连忙扶了老人起身。

  老人挥挥手打断谢意,眼里饱含疲惫地笑了。“楚淮都和你说了吧?虽说我们几位力保这丫头,也难保不会有人对她下手,如今她在你这里,我们反而放心了些。只是近些日子要让这丫头在这儿叨扰一阵了,老朽在此,先谢过公子了。”说罢,不等谢意反应过来,便是长长的作了个揖。

  “师傅......”楚淮小声地拉住老人的衣袖,眼中雾气蒙蒙。“你又要走了吗?”

  “师傅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办,就不多打扰了,你就安安心心留在这儿,等师傅回来接你,好吗?”老人轻轻摸了摸楚淮的头顶,满眼慈爱。

  “你这道士,怎么还来纠缠不清?”谢意第二日出门,又见到那道士不讲究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见自己来了,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顿感头大。

  “我家中并无什么妖怪,还请道长不要再来打扰了!”谢意没好气的说完,却见道长突然冷笑一声,正居高临下地瞧着自己。

  “你...”谢意怒极,正欲转身不再纠缠,却陡然感到大脑一阵眩晕,脚下一软,旋即便重重跌在了地上。

  “我什么啊我?你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道士轻蔑地扫了他一眼,宽袖一挥,谢意只觉身子使不出半点力气,眼前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待到谢意再醒来,发现自己四肢被铁链拴住,半吊在悬崖边,脚下万丈悬崖深不见底,头顶秃鹰盘旋,铁链拴得并不牢,人一动就发出哗啦啦的响声,在这峭壁中央显得格外瘆人。

  谢意屏住呼吸,尽可能地将身上的重量向后靠去,紧紧闭上了眼睛,不去看自己周围的环境,努力想要理清自己的现状。

  “哟,醒了?”头顶远远地传来道士幸灾乐祸的声音。“你就老老实实呆在这儿吧,要是想跑,只怕你一动,就直接掉到悬崖底下去了,啧啧,那可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啊。”

  谢意心知道士的话不假,他眯起眼睛,好不容易在黑暗中找到一块凸起的岩石,正想小心翼翼的把重量移过去,只听头顶哗啦一响,一桶刺骨冷水,竟是直接倒在了他身上。

  “我瞧你火气忒大,特地来给你降降温,不用谢啊。”道士悠哉游哉地啃着一个梨子,吃完了,又把核朝谢意头上一扔,抹抹嘴冷笑了起来。

  山谷晚间风极凉,谢意已经无暇顾及其它,只死死咬着牙抵抗寒冷,湿淋淋的衣服被风一吹,冷意似乎要钻进人骨头缝儿里,他的眼皮越来越沉重,连喘息都带着滚烫的热度。

  “你好大的胆子!”女人带着怒意的凛冽声音传来,谢意精神一振,勉强抬起头来。

  “我来晚了。”楚淮身后展开半透明的翅膀,眼圈儿都红了,正拼命解着谢意身上的锁链。“你等着,我去给你报仇。”她抱起谢意飞到崖边,轻轻把他放到一块巨石旁,让他靠得舒服些,这才起身,阴沉瞧着那道士。

  待到谢意再醒来,天已经蒙蒙亮了,楚淮正靠在石头旁喘息,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道士的尸体横在不远处,脸上仍留着难以置信的恐惧。

  “对不起,你不要害怕啊。”楚淮小心翼翼地凑近了他,委屈的眼眶都红了。“我也不想的,可是...他是真的想让我死啊。”

  “你怎么能杀人?”谢意回想起那日老人临走前留下的话,悔的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你师傅之所以拼力保护你,就是因为......”

  他的话没说完,只见寂静的山谷猛然剧烈震动起来,谢意急忙拉紧楚淮的手,二人屏住呼吸,小心地望着那声音来的方向。

  “妖孽楚淮,还不快现身就擒?”只见一男人率先骑马而来,身后一片银光逐渐逼近,二人对视一眼,顿时心一沉。

  谢意还没来得及开口,楚淮却先挣开了他的手站了起来,声音清亮凛冽,气势竟是丝毫不输那三千铁骑。

  “你身为妖怪,视人命为草芥,心思歹毒,还想争辩?”男人冷笑一声,大手一挥。“给我杀了这怪物。”

  铁骑齐声应了一声是,一股肃杀之气顿时在山谷蔓延开,谢意瞧着楚淮佯装镇定的模样,心知以她的伤定是撑不了多久,对方又来势汹汹,即便选择硬撑,也不过是以卵击石,当下便心一横,用力握紧了楚淮的手。

  “你是食梦貘,我知道以你之力一定能逃出去的,不要管我了,倘若带着我,只会拖累你也跑不了。”

  楚淮眼泪都下来了,抽噎的话都说不出,只一味拼命摇头,谢意心急,正想硬推开她,天边突然传来老者雄浑的嗓音,如惊雷般炸在山谷中,引得众人纷纷面色一变。

  白发老人飘飘然落地,满身威严凌厉,压迫得铁骑心中发怵,竟是再也不敢上前一步。

  “楚老,你族之前一味护着楚淮,说她妖性本善,皇上并未深加追究,可如今她可是亲手杀我部下,证据确凿,你还要护她吗?”何将军勒紧缰绳,大声喊道。

  “将军不必如此咄咄逼人,楚淮不会杀人,倘若你真的有证据,不必将军动手,我自然会为我族清理门户。”

  何将军率先反应过来,狂笑几声,长戟遥遥冲那道士一指,满脸都是掩饰不住的得瑟。

  “你太让我失望了。”老人神色冰冷地瞧着楚淮,随后掌心光华流转,逐渐聚起利刃形状。

  谢意几乎要被那实质光芒割伤,大惊之下只来得及一个踉跄冲过去,语气凄厉痛楚地吼了出来。

  霎时光华漫天,刺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谢意不敢置信地抬起头,只见山谷溢满了大大小小的半透明气泡,载满了楚淮一生的回忆。

  月下相遇的;洗手作羹汤的;偷偷潜入自己梦境的......谢意只觉肝胆俱裂,小心翼翼地捧起一个气泡,少女仍旧巧笑嫣兮,身影却逐渐淡去。

  “先生,净手吃饭啦。”女子身长八尺,螓首蛾眉,正居高临下地瞧着谢意,满眼都是藏不住的笑意。

  “楚淮?楚淮。”谢意瞬间红了眼眶,又努力抬头打量着女子,疑惑地眨了眨眼。“我这是在梦里?对了,你不是被你师傅——”再回忆起那日情景,谢意仍觉心如刀绞。

  “师傅是做样子给他看的,你这个傻子。”楚淮哭笑不得。“谁成想你见我消失,竟然要去求死!”她想到这儿,眼中又含了些柔情,坐下慢慢和谢意讲起来。

  “我曾不小心窥到了皇帝的梦,他本不是先皇的亲生儿子,却做了一出狸猫换太子之计。这狗皇帝身边有高人,察觉到有人勘破了他的梦境,又推算出我们二人命运相克,只有杀了我,方能保得天下太平。”

  “皇帝想杀我,却碍于我族力量,遂使计叫我杀了那道士,才好名正言顺地捉拿我,可我师傅抢先一步下手,这才救我一命。”

  “所以我又来你这儿养伤啦,这次是妖体受创,妖力都还在,所以我才是这副模样。”楚淮站起身,笑眯眯地凑近了谢意。

  谢意一颗心都飘飘乎乎,整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震蒙了,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高兴的话都说不利索了。

本文链接:http://goa-house.net/mo/575.html